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FUN享】【我的小情人】【作者:不详】【完】

我叫李静,那年我38 岁,算是一个中年女人。与丈夫离婚多年了。家里只有我和14 岁的女儿,我知道我不丑,保养的也很好。但我对男人有着很重的戒备心理,我不愿意别人说我是个风骚的女人,也不愿意给女儿的成长留下阴影,才故意装出一副冷艳不可侵犯的样子。

  可是每当慾火燃起和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的寂寞和苦闷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每次自慰结束以后的空虚和酸楚,都使我身心疲惫。说句实话:我什么都不缺,就是缺男人。说句粗话:没男人的日子,真他妈地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有个习惯,家里做饭和饮用都是矿泉水,每个周都打电话让送水工给我送两桶。以前都是一个五十多 岁的老头来送,因为我住在五楼,他只能每次扛一桶,我觉得他这么大年龄了很可怜,两桶水应该是16元,我都是给他20元。看着他感恩戴德的样子,我心里就得到一份满足。

  平时女儿住校,那天是周末,女儿回来就去她姥家玩了,我见瓶装水不多了,就打电话给送水工要两桶水,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声音,但我也没在意,就找了20元零钱放在茶几上,因为我一般是不让他进门的,他把水放在门口我把钱递给他就行了。

  不一会儿楼下的门铃响了,我知道是送水的来了,也没问就按了一下门键。接着就听到急促有力“蹬!蹬!”的上楼声,当家里的门铃一响,我就拿着20元钱把门拉开了。我一看是一个小伙子一肩扛着一个水桶“呼哧呼哧”地喘息着。他看到我站在门口就笑嘻嘻地说:“姐,你的水。”这一声姐把我叫的心里暖乎乎的,因为他的叫法不是那种对陌生人的口气,而是就像叫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我急忙说:“放下来吧。”他却用不容推辞的口吻说:“姐,我给你装上吧,”说着就两脚一瞪把鞋脱了,赤着袜脚就进来了。一手一个就把两个装满水的桶放到地板上,然后麻利地取下空桶装上新桶。然后一只手抓过两个空桶,伸出另一只手对我说:“姐,一共16块钱。”我递给他20元,他马上放下空桶从衣袋里找出4元钱说:“姐,找你4块钱。”我马上说:“别找了,以前我都是给20元。”他说:“我师父说了你心眼好,可是我年轻,不能多收你的钱。”说着把4元钱放在茶几上,一手提着一个空桶,出门穿上鞋就“蹬!蹬!”地跑下楼了。

  他走了以后我还呆在那里,心想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我关上门坐在沙发上,心里如有所失。我回忆着小伙子的模样和说话的语调,觉得他尽管长的很健壮,可年龄并不大,我没有兄弟姊妹,可他一声姐叫的我心里很温馨,甚至想要是有这么个弟弟该多好。

  第二天我像故意在多用水似的,吃完晚饭洗碗时一桶水就用完了,我似乎急不可耐地又给他打电话说再送一桶水来,小伙子用似乎嘴里还吃着东西的声音说:“门牌号是多少?”我说:“昨天上午你来过,XX街X-X号。”他马上说:“哦,姐,我吃完饭马上送到。”听说他马上来送,我竟鬼使神差地把在家穿的便装换成了自己子喜欢的那套晚装,还简单地补了补妆,心里“咚咚”地跳着,似乎还有点紧张。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吧,我就听到摩托车响,很快外面的门铃就响了。我拿起对讲器问:“谁啊?”耳机里传来了:“姐,是我,给你送水的。”我赶快按开门键,接着又传来“蹬!蹬!”的上楼声。

  这次我提前把家里的门打开,看着他一只手提着水桶往楼上跑,到了门口他两脚一错就把鞋子脱了下来,进来取下空桶就把新桶装上了,然后又是一手提着空桶,一手伸着说:“姐,8块钱。”但我没有直接找钱给他,而是说:“小兄弟,我家的煤气好像不好用,我也不会弄,你能帮我看看吗?”他放下水桶说:“我看看。”他就跟着我进了厨房。他打开煤气灶一看确实火很小,他看了一下总开关就笑了说:“姐,开关你开的太小了,你看这样火就大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我真笨呀?”他却说:“女人对什么都是只管用不管修,我姐姐骑自行车就是这样的,有一次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自行车骑不动了,一骑就刚当刚当响,让我看看。我一看轮胎一点气都没有了。我说你怎么不充气啊?她说谁知道还要充气啊。”我听了眼泪都笑出来了,我真的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回到客厅,我说坐一会吧。他说不了,师傅还在等我呢。我说你不是下班了吗?晚上还有什么事吗?他说没什么事。我说那你急着回去干什么呀?他说晚上就是与工友打打扑克聊聊天。我说那就陪姐姐聊聊天吧。我知道我不给他水钱,他就不能马上走。果然他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着我的客厅说:“姐姐,你的房子可真大啊。”我说是啊,家里就一个人觉得空牢牢的。他问:“姐姐家里都有什么人啊?”我说:“老公与我离婚年多了,还有一个14 岁的女儿,她平时住校,只有周末才回来一次,今天她回来就去她姥姥家了。”我问:“小兄弟,我怎么称呼你啊?”他说:“我叫周斌,你就叫我小周吧。”通过聊天我了解到他今年才18 岁,老家是沂南的,家里有爸爸妈妈和一个妹妹,因为爸爸身体不好,所以家里很穷,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想出来打工挣钱给爸爸治病,可是因为他未满19 岁,用工单位不敢留,身上的钱也花光了,前几天他在街上溜躂,看见一个五十多 岁的送水工的摩托车被一辆轿车挂翻了,那个开车的下来打了那个送水的一巴掌,骂了一句就开车走了,他看见那送水工半天爬不起来,就过去把他扶起来,然后就帮他推着车送了回去,老板一看送水工受伤了怕耽误给客户送水,就问他会不会骑摩托,他说会,又问他多大了,哪里人等等,他想要这份工作挣点钱先吃饱肚子,就说18了,他也没看身份证。就问愿不愿意当送水工,送一桶水可以提成6角钱,一天如果送20桶就是12块钱,50桶就是30块钱,每天晚上结算。他一听就干了。

  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了,看看这还未成年的孩子就为生活如此奔波真是心疼,我问他今天送了几桶水?他说今天要水的少,连我这桶才送了21桶。我说这不连吃饭都不够吗?他连忙说:“够了,够了,我一顿饭吃三个馒头一块五毛钱,一碗稀饭两毛钱,再买点咸菜两毛钱,一天五块钱就够了,还能剩七块多呢。” 我问:你不想上学了吗?他叹了口气说:“不想了,如果我还上学,交不起学费不说,爸爸也没钱治病了,妹妹也就不能读书了,家里我是长子,不想让爸爸妈妈为难了。”我流着泪说:“真难为你了,你还是个孩子啊。”他看我直流泪,反过来安慰我:“姐,没事,我爸爸说男子汉不要怕吃苦,我想只要自己肯卖力气,多挣钱,以后会好的。”说完站起来说:“姐,太晚了,我该回去了。”我急忙拉开抽屉拿出200元钱,他说什么也不要,他说:“姐,我师父说你是个好人,一见面我也觉得你是个好人,但我不能要你的钱,无功不受禄,坚决不能要。”於是我就骗他说没有零钱了,就给你一百吧,他说:“那就等下次再给吧,今天我先垫上8块钱。”我急忙说:别  别  我只好又找出10元钱给他,他接过来又找出2元零钱给我,我说什么也不要,可他最后还是把2元钱放在我的茶几上走了。

  他走了以后,我抓起电话就给一个汽修厂的陈老板打电话,问他能不能安排一个修理工。老板说:你安排的还有什么能不能啊!他是什么工种?是几级工?我说:他刚毕业,什么都不会,我故意避开了他还没满18 岁的年龄。老板说:那只能当学徒了,学徒工每月就800元工资,交三金,管吃管住,等三年出徒了才能根据工种考级定工资,可以么?我马上说可以可以,谢谢老板。我又问:什么时间可以上班啊?老板说:什么时候都可以。

  打完电话把我高兴的像做成一笔大生意似的只想叫。甚至为小周设想等学了手艺就自己开一个修理厂,生意就会越做越大,他家里的困难就迎刃而解了。当时恨不能马上就给小周打电话。连小周愿不愿意都没想。

  第二天晚上有个应酬,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就给小周打电话,让他赶快到我家来一下。小周问:“姐,要几桶?”我说:不要水,是有急事找你。小周说:“姐,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我到家刚把车停好,小周骑着摩托就到了。他紧张地问:“姐,怎么了?”我说:等回家再说。

  进家以后,我给小周找了一双拖鞋,然后把他脱在门口的鞋提进来放在鞋架上。小周不好意思地说:“姐,我的鞋臭,放在外面吧。”我给他做了个鬼脸说:“不行,就姐一个人在家,门外放一双男人的鞋,邻居们还不翻了天。”小周大惑不解地“哦”一声再没说什么。

  我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打开盖子递给小周说:你先坐着,我换换衣服就来。

  我进到卧室,按我原来的习惯是回家就要换上宽松的睡衣,可是又觉得不妥,最后还是换了件连衣裙。然后又到卫生间卸了妆,又点了淡妆才出来。我敢说小周自看到我那天起,他一直就没敢仔细看过我。这次我走到哪里,他的眼睛就跟到哪里。当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他身边的沙发坐下后,他无比赞叹地说:“姐,你真好看。” 我听了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脸上一片红润,拉拉自己的裙子说:“真的吗?姐都老了。”小周说:“怎么可能啊,第一次我来送水,你一开门我还以为你是个新媳妇哪。”我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就你的小嘴会说,再等几年就好当丈母娘了。”小周一本正经地问:“姐,你到底多大了?”我故意瞪了他一眼说:“你知道吗?是不能随便问女士年龄的。”他马上就不好意思起来连连道歉地说:“姐,别生气,我真的不懂。”看他那副窘迫的样子我还是憋不住笑了:小傻瓜,姐逗你那。姐今年都38了,快成老太婆了。

  小周说:“姐,你骗我,看样子你连30虽都不到。”女人就是这样,明知人家是奉承,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我学着唱戏的语调笑着说:好,好,姐芳龄18至今未嫁。好了吧?

  小周也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问:“姐,你叫我来,什么事啊?”我又装着不高兴的样子说:哦,没什么事姐就不能叫你来了?

  小周又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哦,姐,不是这个意思,我以为你有什么急事了?

  我就装着更不高兴的样子说:看,还是这个意思,没急事就不能叫你。

  小周急的满脸通红:姐,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嗯,看他急的像个红脸小公鸡,我感到很开心地笑着说:姐逗你那。

  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姐真的有事找你商量。

  他也很严肃地问:姐,你遇到了什么事?

  我一看他那严肃的样子就又想逗他了,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姐让人家欺负了。

  没想到小周一个高就蹿起来了瞪着一双牛眼:“姐,谁欺负你了?走,我们去找他。”我一看他敢如此挺身而出保护我,心里很激动急忙起来按住他的双肩说:坐下,坐下,姐问你件事。

  他奇怪地看着我:“姐,什么事?”

  我问:你将来想做什么?

  他毫不思索地说:“挣钱”

  我问:“怎么挣钱?靠送水挣钱吗?”

  他说:“那我怎么办啊?”

  我说:姐帮你出个主意好不好?

  他高兴地说:“好啊,姐让我做什么啊?”

  我说:去学修车,学门手艺,将来自己办个汽修厂怎么样?

  他听了不但没高兴,反而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急的推了他一下问:怎么样阿?

  再一看他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了,我下子就慌了,我看着他的脸焦急的问:小周怎么了?不高兴了?

  小周抹了一下脸,苦笑了一下说:“姐,没什么,我出来就是想学修车,将来回家办个修理店好挣钱给爸爸看病,供妹妹上学。可是我去了好多修理厂,人家不是嫌我不够19 岁,就是嫌我没技术,有的还要交押金,我没那么多钱,就没学成,那天要不是遇上师傅被车撞了,我还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呢?我想送水挣的钱够了交押金的我再去学汽修。”我含着眼泪把他抱住了,拍着他的肩膀说:姐已经给你办好了,我就把联系学汽修的事对他说了,并且说如果他愿意,明天我就送他去上班。

  周斌听了激动的两眼含泪看着我说:“姐,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什么帮我?”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直截了当地说:姐,喜欢你。

  说完了又觉得太直接了,就又接着说,姐喜欢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是个忠诚的孩子,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是个不贪不义之财的孩子,是一个值得姐帮你的孩子。使劲努力的干吧,将来会有出息的。

  我又嘱咐他,去学汽修要好好干,有什么事就来找我,要尊重师傅,团结工友,要勤快,多做事少说话。然后我又起来找出一部我以前用过的手机递给他,开始他说什么也不要,我说这是姐不用的旧手机,放着也没用,权当姐姐借你用的,等你买了新手机再还姐,主要是姐为了方便与你联系。他才勉强接了下来。

  小周看了看我,然后忐忑不安说:“姐,我觉得我不能马上就去学汽修,因为师傅的腿还没好,我突然一走就没人送水了,能不能等老板找了人替我再走?”我一听这孩子想的还真周到,便肯定地说:对,你想得很对,老板在你困难的时候收留了你,也是你的恩人,知恩必报真君子。你回去就与老板和师傅说,让他们尽快找人,但你不要告诉他们是我帮你找的工作,最好对谁都不要讲,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知道周斌是真的明白还是假的明白,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我又接着说:等他们找好人了,我就带你就去汽修厂报到。

  周斌走了以后,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替周斌操心,同情他?喜欢他?还是有别的?自己也搞不清楚。

  第二天上班后我让一个职员给周斌的手机卡里充了200元的话费,并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手机可以用了,他接着回了一个信息:姐,谢谢。下午他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老板知道了他找到了工作非常高兴,老板说找个工作不容易,赶快去报到,送水的事他可以找人替。我说老板也是个好人。我说那明天上午8点半你在银座东门等我。

  我到了银座,周斌已按时等在那里,我存好车就领他到了男装商场我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按着他的尺码衣裤鞋袜花了2000多元各买了一套。因为我没对周斌是给他买的,他也不好说什么。从商场出来就开车着急回家了,我把新买的衬衣和内衣找了出来,对周斌说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上,周斌想说什么,但还是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他洗完澡出来以后,我给他换上新买的衣服,我又带着他去了理发店美发,周斌就变得更英俊帅气了。

  我们一起来到汽修厂,老板一见周斌就非常喜欢,简单地聊了几句,他就把人事科长和副经理叫过来了,指着周斌对他俩说:这时李经理的亲戚,要来我们厂工作。又对付经理说:你给他安排个好师傅带一下,要照顾好,李总是我们的老夥伴,出了问题我可没法交代。然后对人事科长说:你给他填个表,就不用实习期了,直接办理有关合同,顺便安排好食宿。人事科长就对周斌说:跟我去办手续吧。

  下午都安排好了以后,陈总说明天就来上班吧,下午我去买了好几个菜,对周斌说:晚上我们祝贺一下你有正式工作了好吗?周斌也很高兴地说:“姐,我要好好敬你几杯,感谢你的知遇之恩。”我说好啊。回到我家就开始准备酒菜,没想到周斌还会做菜。吃饭的时候我拿出一瓶皇家礼炮。我们俩就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边喝边拉家常。我问周斌有没有女朋友。他说:“姐,我才多大就找女朋友啊?”我说:你将来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啊?他说:“如果找,就找姐这样的。”我说:“姐有什么好啊?”他说:“我就喜欢姐这样的,既漂亮,人又好。”我说:“姐都老了。”他说:“那里老啊?我觉得姐比小姑娘都年轻。如果找,我就找姐这样的。”这时我们俩都喝的晕乎乎的。这是我觉得特别需要男人的慰籍,就顺着话儿说:“你喜欢姐吗?”周斌就看着我的脸说:“喜欢,姐,一看见你我就喜欢了。”我说:“是心里话吗?就会哄姐开心。”周斌把一口解开露出了红润坚实的胸脯说:“姐,不信你就扒开看看。”我说:“姐信,姐也喜欢你。”不知不觉一瓶就都喝完了,我摇晃着站起来说:“姐喝多了。”周斌说:“姐,不多,我还能喝。”我说:“姐真的不行了,头晕。”周斌就摇晃着站起来扶我: “姐,我给你揉揉就好了。”我说:“姐想躺一会儿。”周斌说:“姐,我扶你上床。”我说:姐不能走了,你抱我上床吧。周斌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了,我搂着他的脖子,他把我抱进卧室,放在床上,脱下我的鞋子。

  我拉着他的手说:你也上来躺着陪姐说话吧。

  周斌小心地上床躺在我的身边,紧张的一动不动,於是我就诱导他说:姐好热,帮姐把衣服脱了吧。其实我脱了连衣裙里面只剩下内裤和乳罩了。我紧紧的搂住周斌,他紧张的浑身出汗,我也感到他的衣服阻隔了我与他的肌肤之亲。我就让他衣脱掉,周斌脱的只剩下小内裤了,看到他那里鼓鼓涨涨的一大包心里就无比兴奋,我紧紧的搂住周斌那肌肉隆起充满活力身子,周斌还是紧张的浑身冒汗不敢乱动。

  我在周斌的额头上亲了周斌一下说:“喜欢姐吗?”周斌点点头说:“喜欢,一开始就喜欢。”

  “喜欢姐什么?”我问。

  周斌说:“姐既漂亮心眼又好。”

  “喜欢姐吗?”我问。

  “喜欢。”他说。

  “那你怎么不亲亲姐?”我问。

  “我不敢。”他说。

  “为什么?”我问。

  “姐是我的大恩人,我不敢冒犯姐,怕姐生气。”他说。

  “姐不生气,接也很喜欢你,姐让你摸。”说着我就拉着周斌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

  周斌的手颤抖着在我的乳房上轻轻地游弋着说:“姐,你的奶子好大好软。”“喜欢吗?”我问。

  “喜欢”他说。

  我说:“你把姐的乳罩解开吧。”周斌的手到处寻找,半天也不知道机关在那里。最后还是我自己把乳罩解开,当我那两个雪白坚挺硕大的乳房从乳罩里蹦跳着出来以后,周斌雄性的本能终於并发出来了,无师自通地开始一边吸咂亲吻一边抓摸捏弄我那两个乳头坚挺又热又胀的的乳房,我喘息着、呻吟着,情不自禁的伸手向他的下身摸去。手隔着他的内裤就感到了他那里的炽热、坚挺和硕。我抓住了他那粗大雄壮的鸡吧就轻轻地抚弄着。周斌满脸红涨,气喘如牛,他的手开始不安分地顺着我那光滑的小腹向下探索。此时我的下身已经是又热又胀,汪洋一片了。等到他的手试探着伸进我的内裤里,我就情不自禁地把腿分开了,当他的手一接触我的屄时,强烈的快感就使我身体一颤“哦  ”地一声颤叫。他的手指在我的小阴唇内来回的划动,刺激着我的阴蒂,我一边呻吟着一边抖动着阴部。周斌也像发了情的小公牛爬起来骑在了我的身上,他本能地顶撞着我的阴部。我说:“小公牛,还没脱内裤那。”周斌这才恍然大悟,急忙三下五除二地拔下我和他的内裤,接着就急不可耐地驰马挺强地向我大腿中间直顶乱撞起来,他越急越乱就是找不到地方。我也让他刺激的像饥饿中的小嘴,上边上吊着一块香喷喷的肉,想吃就是够不着。我正要帮助他插进去,只听周斌:“嗷--”地一声长吼接着我就感到一股股炽热的液体猛烈地喷射到了我的屄上,我知道这生瓜蛋子是没进衙门先递了状纸。周斌低吼着射完精就趴在我身上。我急忙抓过事先准备的卫生纸垫在屁股下面。

  周斌有些不好意思说:“姐,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了。”我抚摸着他那光滑浑圆的后背安慰到:“没关系,男孩子第一次都会这样,其实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姐反而很高兴。等会儿姐教你。”过了一会儿我感到阴部凉凉粘粘的很不舒服,我就让他从我身上下来,我坐起来一看,整个阴部全是粘稠的精液,阴毛都成了一缕一缕的了。我急忙拿过卫生纸擦了起来,我说:“你射的怎么这么多啊?”我擦完自己的屄,又对周斌说:“来,姐帮你擦一擦。”周斌不好意思地说:“姐,太脏了,我自己擦吧。”我说:“不脏,对女人来说,精液可是好东西,姐不嫌脏。”我就让周斌向上躺着,我一看他的鸡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没想到他的生殖器长的这么大,按理说我虽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但毕竟我也三十七八 岁了,男人的鸡巴也见过两三个,竟一个也没有像他这么大的,虽然他刚射完精,阴茎还是处於软缩状态,可看上去还像一根一把多粗的大粉肠,而且色泽鲜艳充满了活力。不像我以前见到的那几个男人只要射完精,鸡巴就会像霜打了的憋茄子软不拉耷的扶不起来。

  我第一次接触的男人是我刚参加工作以后,人事部长是个块六十 岁的老头子,快下班时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马上去他办公室一趟。我进去一看办公室就他一个人,就有些紧张,因为我听同伴们说这老家伙很色。他笑眯眯地让我坐在沙发上,他看看外面没有人了就把门关上了,我听到“卡嗒”一声,就知道他把门锁上了。然后过来坐在我的身旁,当时我很紧张,可又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人事部长手里掌握着我们分配的生杀大权。他对我说:“小李啊,这次你能被招聘我可是说了很多好话,你知道应聘的人很多,能选上就不容易。”我欠身客气地说:“谢谢部长,我会努力工作报答你的。”接着他又说:“这次销售部只要一个人,找我想去的人很多,你知道销售部工资高,奖金多,是个肥缺,我想推荐你去怎么样?”我高兴地说:“谢谢部长,经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这是他拉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腿上抚摸着说:“你想怎么报答呀?”我说:“等发了工资我会给你钱的。”他瞥了一下嘴说:“我不要钱的,还有许多人想去的,要不我就让他们去吧。”说着放下我的手就要起来。这时我就知道他要什么了。我几乎想哭地说:“部长,我去,你想要什么都行。”他又抓住我的手说:“这就对了。”然后他就把我抱过去摸我的奶子,我就木头人似的随他白弄了。

  他把我放倒在沙发上解开衣扣就把我的乳罩推了上去,在我奶子上又抓又啃,那时我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我还忍不住地呻吟起来,然后他又掀开我的裙子,把我的内裤扒了下来,用手在我屄上又摸又扣,我觉得很疼,他才知道我还是处女,他急不可耐地脱下裤子,我是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鸡巴,当时我觉得很不好看,软巴拉耷灰呛呛的毫无生气。他急得用手撸着软软鸡巴,可就是硬不起来,后来他爸鸡巴放进我的嘴里让我给他咂硬,我咂了几下,他的鸡吧慢慢地变大变硬了一些,他就又把着往我屄里插,可是我的屄很紧,又有处女膜挡着,他试了几次都插不进去,鸡巴又变的疲软了,根本插不进去,后来他乾脆用手指把我的处女膜捅破,再把疲软的鸡巴挤了进去,活动了几下我刚觉得他的鸡吧有点变硬了,他就射了。说实话,他射精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觉得他的鸡吧在我屄里跳动了几下,他就不动了,等了一会儿他起来扯了几张餐巾纸给我夹在下面就让我穿衣服。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填写好了表格递给我,然后说让我明天到销售部报道就可以了。我拿着那张表出了他的办公室就急忙跑到厕所,才看到餐巾纸上有一些血迹和粘乎乎液体,我蹲下后从我屄里又滴出几滴灰白色的精液。回到宿舍趁她们吃饭还没回来,就蹲在地上洗了好几遍。从那以后那老色鬼等几天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他的鸡巴多数时间都是根本应不起来,只是用手扣我的屄,让我叫给他听。后来销售部把我派到济南来,我才摆脱了他的纠缠。

  因为那老家伙的原因,我对性开始厌恶起来,到了济南有些客户想对我动手动脚都会遭到我强烈的反击,我24 岁与老公结婚时他已经快三十 岁了,他是妈妈的一个朋友介绍的,他是一个外交官,经常在国外,当时我就是觉得他常年在国外,不用天天与他做爱才同意结婚的。可是与他结婚以后我知道自己错了。在与他发生第一次性关系前,我认为男人的鸡巴都跟那老部长是一样的,没想到当丈夫拉着我的手去摸他的鸡巴时,把我吓了一跳,那时我才知道男人的鸡巴会那么大,那么硬。做爱时,老公把我肏的尽管没有书上写的那么强烈的高潮,但却觉得很舒服。可惜他经常外派,很少在家。使我的性慾老是处在压抑状态。不过老公那时已经三十多了,鸡巴虽然不像老部长的那么灰呛呛的暗淡无光,可也是黑黑的。

  我给周斌擦着他的鸡吧很快就热胀起来。一会儿胀的像根棍子似的,又热又硬,粗的我一把我不过来,竟有七八寸长,比我老公的要大出将近一倍多。我用手撸动着儿子的大鸡吧,一阵阵冲动使我乳胀阴肿,爱液直流,真想把着他的鸡巴插进自己屄里。这时周斌的手开始摸我的奶子,我已经忍不住在儿子面前发出了啊   啊  的呻吟声。我用手快速地撸着周斌的大鸡吧,看着他的鸡吧胀的青筋暴涨,龟头胀的又大又圆,两个沉甸甸的大蛋子在鲜嫩的阴囊里不停地蠕动着,忍不住我就开始舔他的两个蛋子,然后又含在嘴里吸咂,看着他舒服的样子,我又舔他的鸡吧,直到把整个鸡吧含在嘴里吸咂,周斌舒服的欧啊直叫,并按着我的头使劲向里顶。我一边吸咂一边快速的撸着,周斌舒服的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声,我怕周斌忍不住再射出来,就放慢了速度。

  这时周斌抚摸着我的屄说:“姐,我想看看你的屄可以吗?”我说:“那里很丑,有什么好看的?”

  他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说:“姐,我从来没看见女人的屄是个什么样子,很想看看。”我说:“你看了不喜欢了怎么办啊?”

  周斌说:“我只看一眼。”

  我说:“好吧”我就把大腿分开让周斌看。

  周斌用手抚摸着我的屄说:“姐,我第一次看见屄是个什么样子。”我问:“是不是很丑?”

  周斌说:“姐,你的屄很好看的。”

  我问:“你喜欢姐的屄吗?”

  周斌说:“喜欢。姐,你的屄好软好滑好可爱,女人这里也长毛啊?姐,我想亲她一下可以吗?”我说:“别,那里骚乎乎的。”

  周斌说:“姐,我闻着很好闻。”

  我说:“你不嫌就亲吧。”

  周斌就用舌头舔我的屄,把我舔的浑身颤抖,爱液直向外流,忍不住轻声的呻吟着。

  周斌问:“姐,你舒服吗?”

  我说:“好周斌,你舔的姐全身都酥了。”

  周斌一边舔着我的屄一边抓着我的两个大奶子,使我浑身像着火了似的忍不住地叫着:周斌,姐受不了了,姐要死了  姐受不了了  周斌也激动的说:“姐,我想  ”

  我看着周斌勃起的大鸡吧,无法忍受身体的强烈需要,对周斌说:“你想肏就肏吧。”周斌急忙爬在我身上,用鸡巴在我屄上乱顶乱撞就是找不到地方,我只好一手抓着他的阴茎一手扒着我的屄,对准阴道口让周斌使劲往里顶。当周斌一使劲把大鸡吧顶进去时,我得屄里又热又胀,等到周斌把大鸡吧全部插了进去,我觉得就像顶到心口窝一样,我紧紧地搂住周斌的腰,使他的大鸡吧保持着深插的状态,我的屄紧紧的箍着周斌的大鸡吧吸咂着,周斌舒服的满脸涨红急促的呼吸着。周斌急着抽送,我就告诉周斌肏屄时刚插进去不要急着抽送,要让身体放松,好好体验屄里的温热和吸咂的感觉,等到鸡吧不那么胀了再抽送,抽送的时候要急缓结合、深浅结合,时深时浅,时快时慢,如果感到想射精了就马上停下来,放松身体,等阴茎不那么胀了再活动,这样就可以肏很长时间了。周斌就按我教给他的办法,急缓有度的抽送着大鸡吧,有时他还边肏边咂我的奶子或者舌头,把我肏的天昏地暗高潮连连。当周斌快到高潮时我本来想让他射在外面,可是我一想自己戴的节育环,射在里面也不怕怀孕,特别周斌是第一次肏屄,要让他体验肏屄的全过程,於是我就根据自己的感受全力配合着:周斌  使劲  肏死姐吧  啊--啊  我的浪叫声刺激的周斌更加疯狂,随着他发出了深沉的低吼声,一股股温热的的精液在我屄里疯狂的喷射着,巨大的快感使我进入昏沉状态,像飘在云雾之中一般。周斌射完精以后就要把鸡吧从我屄里抽出来,我急忙按住他,让他在我身上趴一会,因为我的屄还在一收一紧的吸咂着。直到周斌的大鸡吧变软了我才让他抽了出来,当周斌的大鸡吧一抽出来我觉得从我肿胀的屄里呼的一下流出好多周斌射进去的精液。我用卫生纸将屄里流出的精液擦拭乾净就搂着周斌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我在睡梦中感到不知什么时候周斌从后面把大鸡吧插进我的屄里,他一边抽送一边用双手抓着我的大奶子,我使劲向后撅着雪白的屁股,让周斌插的更深一些,为了让周斌多学一些肏屄的姿势,我又跪爬在床上,使劲塌腰向上撅着屁股,让周斌使劲顶撞着我那肿胀的屄,周斌的每一次冲撞都让我感到他的大鸡吧顶到底,把我肏的大喊大叫,为了不让周斌肏的太累,我让周斌躺下,然后我蹲在他的胯间用手抓着他的大鸡吧对准我那爱液直流的小胖屄插了进去,然后蹲在周斌身上活动,我的两个大奶子随着我的活动在我胸前甩动着,强烈的高潮使我浑身瘫软没了力气,我就让周斌站的床下,我改成仰卧的姿势把屁股移到床沿上,让周斌把大鸡吧插进我屄里然后再搂着我的两条大腿疯狂的抽插着,直到周斌又把精液深深的射进我的屄里,周斌把鸡吧抽出来以后,我用卫生纸一夹就搂着周斌又睡了。就这样一晚上让周斌把我肏了五六次,搞得满床一片狼藉,直到天傍亮周斌才老实了。

  早晨我起来看着周斌熟睡的样子,心里很是温馨,再想想他一晚上射了五六次又觉得心疼,并且担心他还未成年会不会影响他的身体。想到这里我急忙去厨房为他煎了两个荷包蛋,热了一杯牛奶,端到床头,把他叫醒喂着他吃完,又让他躺下,告诉他好好睡,等到八点我在把他叫起来送他去上班。

  我一天在办公室里都静不下心来,老想自己一个快四十 岁的徐老半娘与一个才十七 岁的孩子做爱是不是有点不道德?特别是一晚上让他射那么多次会不会伤了他的身子?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一阵阵冲动,老是觉得两个奶子胀胀的希望继续得到抓摸和抚爱,下身也是热热的,觉得阴部老是热热胀胀的爱液直流,阴道里也是饥饿难耐,渴望着他那粗大坚硬鸡巴的插入,甚至几次忍不住用手抚摸。一天来内裤的裆部老是湿漉漉的,好几次想给周斌打电话。下班以后我去商场买了很多营养品好等他来了给他补补身子。吃完晚饭坐下看电视却根本看不下去,想的全是周斌,终於忍不住拿起电话拨了周斌的号码,刚响一声周斌就接了:“姐,你找我?”我问: “你在干什么?”“姐,我在看书。”周斌说。

  “想姐不?”我问。

  “想!”周斌说。

  “想过来不?”我问。

  “想!”周斌说

  “我去接你吧?”我问。

  “好!”周斌说。

  “15分钟后你到门口等我。”我说。

  我顾不得换衣服就锁门开车走了,老远我就看见周斌在大门口向这边眺望,我把车开到他身边等周斌上了车一溜烟就回来了。一进门俩人就搂在一起亲吻起来,就像好几年没见面似的。

  很快我就感到周斌的鸡吧顶在我的小腹上,我就蹲了下来解开他的腰带,拉开裤链就把他的大鸡吧拉了出来,我一边撸着他的大鸡吧一边用舌头舔着两个大蛋子,特别是我把他的蛋子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咂着,周斌说特别舒服。然后我又把大鸡吧含在嘴里吸咂着,使他的鸡吧迅速胀大,他就按着我的头让我含的再深一些,好几次顶到我的嗓子里,让我乾呕了好几次,可他还是使劲地往我嘴里顶。慢慢的我找到了诀窍,他的大鸡吧就可以顺利顶进我的喉咙里了,我一下一下的往里吞咽,感到就像嗓子把把他的阴茎拉进去了一般,我的嗓子里又紧又热,舒服的他呜呜的低吼着,他使劲地按着我的头,觉得阴茎深深地插进我的嗓子里,直到我憋得满脸通红才示意让他赶快抽出来。我一边大口的呼吸着一边擦拭着从嘴里流出来拉着长丝的粘液,然后我仰脸笑着问他:这样舒服吗?他说太舒服了,就是姐太受罪了。我说没事儿,开始顶的有点恶心,吞进去就好多了,看着你很好受,我也觉得很刺激。接着我深呼吸了几下又把他的阴茎使劲的含在嘴里,他按着我的头把阴茎顶到嗓子里以后我又开始一下一下的往里吞,这次我把整个阴茎都吞进去了,把他舒服的浑身颤抖,觉得阴茎胀的很厉害,好像马上精液就要喷出来了,可是这时我的嗓子还在向里吞咽,他终於坚持不住了,随着他一声低吼,一股股精液就向我的嗓子里猛烈的喷射出来,因为这次时间长我憋得直推他,使劲向后一仰头,他的阴茎一边喷射着精液一边从我嘴里吐了出来,使他的精液喷在我的嘴里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他问我精液是不是很有怪味?我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说:射在嘴里将精液直接吞下去只觉得滑滑的有点咸味,如果张开嘴再吞或者射在外面遇到空气了就会有生腥气味。这么多精液都糟蹋了怪可惜的。你昨天晚上设了好几次,怎么还这么多啊?他说:姐,精液我有的是。我说:一滴精,十滴血,男人的精液是很珍贵的。

  我让周斌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急忙到厨房为周斌热了一杯奶端过来让他喝下,周斌说:“姐,我不饿。”我说不饿也要喝了,刚才你又射了那么多,需要补一补的。周斌说:“没事。”但他还是把奶喝了。我做在他身边问他今天上班的情况。他很高兴地告诉我,师傅和同事对他都很好,夸他干活麻利,脑子聪明学东西快。周斌兴奋地说:“姐,我从小就喜欢机械,许多玩具自己拆了装,装了拆,别的小朋友有的拆了装不起来,有的即便是装起来,玩具也坏了。长大以后家里的、学校的东西坏了我都能修好。”我说:“你能喜欢最好,这样你学起来就有动力了。”周斌说:“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别人三年学成,我最多一年半就可以了,等我将来挣大钱了给姐姐一半,我爸爸妈妈一半。”我笑了说:“都给别人了,你自己不留啊?”他天真地说:“不留,我要先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姐的知遇之恩。有恩不报非君子。” 我说:“你好好干,但姐不要你的钱,你只要经常来看看姐,疼姐,别把姐忘了就行了。”周斌一下子把我搂在怀里,真诚地说:“姐,你放心,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我的手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脖子,俩人就激烈的亲吻起来。周斌把手伸进我的怀里住摸着我的奶子,我就兴奋的开始呻吟起来。他的手不断在我的乳房上揉、捏、搓、抓。使我的性慾急剧上涨,阴道里发热发胀,一阵阵空虚,阴水一股接着一股的往外流。我娇喘着说:“抱我上床吧。”周斌抱起我的双腿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来到我的卧室把我放到床上就把我的衣服扒光了。他看着我小腹下面那一丛黑黑的阴毛,大阴唇饱饱鼓鼓中间一个缝隙里面伸出两片肿胀的的小阴唇,整个阴部都是湿湿的。他便急不可待地爬在我身上,可是他的大鸡吧还是在我屄上乱顶就是插不进去。我说别着急,然后我伸手把着他的鸡吧在屄上磨蹭了几下对准阴道口说:轻轻的往里顶。他就试着向下压屁股,觉得龟头慢慢的插进我那又热又紧屄里,他看着我的表情,我微闭着美丽的眼睛,轻轻的啊--了一声,然后小嘴微张不停地颌动着,当龟头全部突入后就插的顺利多了,再向里顶我就觉得顶到一个硬一点的部位,我哦地叫了一声,开始我以为是顶到底了,可是我伸手一摸他的大鸡吧才插进去三分之一,很想再插的深一些,就让他试着再向里顶,没想到那个东西动了一下他的大鸡吧又插进去了,这才知道刚才那是顶在我的子宫颈上,再向里使劲顶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的龟头顶到底了,他再向里顶时我就觉得顶到我心上了。此时他的大鸡吧还没有全部插进去。听到我的叫声他就不敢再使劲向里顶了,如果把他的大鸡吧全部顶进去会超过我的肚脐眼以上,他害怕把我顶坏了。他就爬在我身上不动了,体验着大鸡吧刚插进去的快感,他说我的屄里又热又紧,使他的鸡吧越发胀大。我紧紧地搂着他的腰急促的呼吸着,直到他觉得自己的鸡吧不那么胀了,才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他一活动我就又开始啊 --啊--的叫着,听着我的叫声更加激起他的慾望,他开始加快速度和抽送的幅度,我很会配合,一边叫着一边挺阴耸臀,还使劲向下按着他的屁股,他每顶一下我就叫一声,不知不觉的他竟把七八寸长的大鸡吧全部插进我的屄里了,使他的鸡吧根部紧紧地挤在我那肥胖的大阴唇上。我兴奋地说:用你的大鸡吧使劲肏吧,把我肏死吧。得到我的鼓励他便开始了猛烈的抽送,把我的屄撞击的啪啪直响。突然我啊--的一声长叫。从我屄里喷出许多液体,接着我就不动了,只感到我的屄一个劲的吸咂他的大鸡吧,他看我闭着眼一动不动了,他叫我我也不回应,吓得他想爬起来,他刚一抽他的大鸡吧,我一下把他按住了,轻声地说:别动,使劲抱紧我,刚才是舒服的晕了。他说:叫你没反应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把你肏死了。我说怎么会啊,是你把我肏的太舒服了,刚才我高潮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的高潮。他得到我的鼓励觉得更有力量了,就又开始猛烈的抽送起来,把我肏的嗷啊直叫,一会儿我又晕了过去,他刚想停下来我却叫道:别停--使劲--把我肏死吧。就这样他把我肏晕过去好几次,直到他体内像火山要爆发似的一股股巨大的力量在鸡吧里涌动,紧接着一股股精液无法制止的向我屄里猛烈的喷射着。这时我急速的耸动着屁股紧紧地按着他的屁股,紧接着我的身体就像一个软面团似的瘫软了下来,只觉得我的屄里了一个劲的在吸咂他的大鸡吧。直到他觉得鸡吧软了他才爬在我身上不动了。等了一会他怕压着我就想下来,我又按住他的屁股不让他动。他说怕压坏我,我说石硼下面压不着蟹子,我喜欢这样臣服在他身下的感觉。过了一会我才让他下来,当他的鸡吧从我屄里向外一抽,呼的一下冒出好多精液,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说不要紧,我把自己的内裤拿过来,把自己的屄擦拭乾净,我看到他还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屄,娇声的说还没看够啊?我的屄都让你肏肿了。他急忙说他不是故意的。我笑了笑说:小傻瓜,我喜欢这样,屄肏肿了才舒服。他说:“姐,你的屄真的很好看,阴毛不多只在屄的上方长了那么一小丛,大阴唇上乾乾净净的,就像刚出炉的烤面包。”我说:“喜欢你就吃了吧。”然后我搂着心疼地说:“来,躺在姐怀里休息一下,这两天把你累坏了。”“姐,我不累啊。”他说。

  我问他:“昨天一晚上你射了四五次,今天才一会的功夫你有射了两次,哪来这么多精啊?今天干活的时候腿不乏软吗?”他奇怪地说:“射精跟腿有什么关系啊?”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这是以前跟老部长和丈夫做的时候,每次射完精他们都说腿都软了。可我没好意思对周斌说。只说担心怕他累。

  他说:“我不累,姐,你下面疼不疼?”

  我一听扑哧一声笑了:小傻瓜,你肏我的时候,我都没喊疼,现在怎么会疼?他说:“你那么小我的鸡吧又这么大真怕把你肏坏了。”我说:“谢谢你知道心疼我,可是我告诉你,女人是肏不坏的。只有处女第一次插入因为要捅破处女膜才会疼一点,还会出点血,但一插进去就会变得很舒服了。如果肏屄很疼,那谁还愿意肏屄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他很惊奇的说:“真的吗?我看到你的屄好像都肿了,所以怕你疼。”我说:“女人的屄肿胀起来,就像男人鸡吧硬起来是一样的,不但不难受,反而觉得很好,女人的屄一发胀出水儿就是想做爱了。”这时我听到他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低头一看他像一只小猫似地偎在我的怀里,含着我的奶头睡着了。我想可把这小子累坏了,轻轻地把我的奶头从他嘴里抽出来,给他掖好被子,我看着他那红润还未完全定型略显稚嫩的脸蛋,想着今后的事情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没想到竟一觉睡到天亮,我醒了以后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我手里竟握着他的鸡吧。我忍不住用手撸动了几下,他的鸡吧立马就有了反应,我怕把他弄醒了,就不敢再动了,我起来收拾一下准备好早餐才把他叫醒,吃完早餐就把他送回汽修厂了。

  以后便坚持让他每周来一次。尽管我很想他,每天晚上都希望他能来,可是我知道一个单身女人,一个小伙子天天来肯定会被那些嚼舌妇添油加醋编排出许多故事,再说他如果经常来,女儿总是会知道的,怎么向女儿解释。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快四十 岁了,他才17 岁,这种关系是没有结果的,可是我就像喜欢吃辣椒的人吃辣椒,明明知道吃了辣,却越辣越想吃。我都快四十了,可是过去我没有享受到性的真正快乐,现在对来说女人的好时候都过了,只剩十多年就要到更年期了,是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明知不能救命却也不肯放手。周斌青春如火的慾望给了我许多有正常婚姻的女人都没享受到的快乐,唤醒了我以前未开发出的慾望,我曾想就自己的经济能力等他学成以后给他投资办一个汽修店是没问题的,在凭他的能力也是可以发展起来的,可是那时我就可能五十多 岁人老珠黄了,那是他还会喜欢我吗?我也曾想到等女儿大了,把女女儿嫁给他,可是我能与女儿共侍一夫吗?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一个既能解决防止别人议论又能与他保持长久关系的办法。

  有一天我去看望父母,正好隔壁张阿姨在父母家玩,无意中我听到她说她乾儿子如何如何。我突然心里一亮:我何不认周斌为乾儿子,俗话说:乾儿肏乾妈,心里乐哈哈。这样他以后经常来就有理由了,并且对女儿也好解释了,周斌与女儿也好相处了,真是一石三鸟。在父母家吃完晚饭就开车去吧周斌接了回家。

  上床后他刚想往我身上爬,我急忙说:先亲亲姐下面好吗?他就先从我的两个奶子亲起,然后顺着我那光滑的小腹向下亲舔,当舔到我的小胖屄时,我已经不能自持,浑身颤抖着发出了低沉的喔喔声。他就用嘴开始对我的小胖屄舔、咂、吸,用手对我的两个大奶子抓、摸、捏、揉。我舒服的身子一挺一挺地耸着屁股。嘴里发出了急促的喔!喔!  声。直到我大叫着:啊  啊  我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鸡吧肏我吧  他爬在我身上,我一手抓着他的大鸡吧,一手拔开自己的屄,把他的鸡吧对准我的阴道口说:使劲往里顶。他一使劲,我啊--的一声,他的阴茎一下就插了进去,我问:怎么样?他说:姐,你的屄里好紧好热。我问舒服吗?他说舒服极了。我说那你就使劲肏到底吧,他使劲一顶,我又啊--的一声,我使劲地按着他的屁股说:先不要动,让姐使劲夹你的大鸡吧,我屄里一收一紧的咂着他的鸡吧,过了一会我说你开始肏吧,他就开始按照我教的由浅入深,又慢变快抽送起来,我被他肏的啊--啊--的叫着,我越叫他就肏的越猛,当他开始呼吸急促时,我让他停下来,等他的鸡吧不那么胀了,我再让他使劲肏,我兴奋地说:抓我的奶子--咂我的奶头--啊  然后他又把我肏的扭腰耸臀浑身颤抖,我温热的子宫液都喷了出来,直到把我肏的除了屄里在一收一紧的吸咂他的鸡吧外,身体像个软面团,我有气无力地说:你太厉害了,姐受不了了,快把你的精液射在我屄里吧。他马上再开始一顿猛肏,在我浑身激烈的痉挛中他的精液不可控制的喷射在我的屄里。然后我们俩紧紧的搂在一起。我激动地说:“你好厉害,姐被你肏晕了好几次,你说姐是不是很淫荡啊?他告诉我:姐,我喜欢你淫荡的样子,你越淫荡我觉得越刺激。直到他的鸡吧变软,我才让他把阴茎从我屄里抽了出来。

  简单收拾了一下,他又为在我怀里奶我的奶子。我试探地问:周斌,你想过我们以后怎么办了吗?

  周斌松开了我的奶头疑惑地看着我:”姐,什么怎么办啊?“我就知道他根本就没想这个问题,就把我的想法对他说了。

  周斌摸摸脑袋说:”还是叫姐好,如果叫乾妈,我们岂不差一辈了吗?“我说”我三十八了,你才17 岁,我们差了21 岁,我女儿都14 岁了,比你才小三 岁,你们才是一辈的。“他说:”那我与乾妈好,岂不是乱伦了吗?“我说:”这是叫给别人听的,我们俩单独在一起你还可以叫我姐。“他说:”这样还可以。“我说:”你叫声乾妈给我听听。“

  周斌还真的叫了一声:”乾妈好。“

  我也高兴地答应着:”哎-好儿子。“

  周斌马上趴在我的身上:”儿子想肏妈妈了。“我也说:”妈妈就喜欢让儿子肏。“他从我的眼睛、嘴巴、耳朵、脖子向下亲舔,然后再舔我的奶头,我的奶头一下子就挺起来了,乳晕也肿胀的凸了起来,随着他的亲舔抓摸,两个奶子胀的发亮,可以清楚地看到靛蓝色的血管都凸了起来,我舒服的扭动着身体轻轻的呻吟着。我叫他继续用双手抚摸着我的奶子,用舌头顺着我那光滑的小腹向下亲舔,当他的舌尖游走到我的大腿根部时,我开始一弓一弓的耸动着阴部,当他想舔我的屄时,我告诉他,先不要添屄,继续舔我的大腿根、腹沟和屄的周围,让我越急越好。我被他舔的”啊啊“直叫,双手按着他的头,使劲向上挺着肿胀难耐的屄嘴里叫着:”求求你,快舔我的小屄吧。“我叫他张开嘴先把我整个小屄含在嘴里吸咂,因为女人的爱液可以给男人滋阴补阳,然后再用舌尖伸进我的小阴唇里舔我的阴道口和阴蒂头儿,我舒服的挺阴耸臀”欧啊“直叫。我让他使劲舔,水儿多了就吸咂喝我的爱液,最后我让他含着我的阴蒂,再用两根手指插进我的屄里,边吸咂边抽插,我开始大喊大叫着一股股爱液就喷了出来,这样一连喷了好几次,直到我浑身瘫软就像晕了过去似的,只剩下屁股还在一耸一耸动着。当时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把插死了,吓的不敢动了,我感到他不扣我的屄了就说:”别害怕,这是女人在强烈的快感高潮后的反应,我是舒服的不能动了,一会儿就会缓过来的。“我搂住了他说:”刚才我就像云彩里飘着一般,太爽了。“周斌说:”刚才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你要死了。“我说:”没有,当时我像灵魂出窍了,觉得身子想飞起来一般,床和房子都在旋转舒服死了。“他说:”你的尿都喷出来了,弄的我满脸满嘴都是。“ 我说:”那不是尿,是女人阴道里和子宫里的液体因为身体的极度兴奋而收缩喷出来了,你不觉得它是滑滑的却一点臊味都没有吗?“我又对他说:”这种高潮是很难得的,许多女人一辈子都尝不到这滋味。“他问我说:”那我还能肏你吗?“我说:”能啊。“他就把着七八寸长的大鸡吧,用膨大的龟头先在阴道口的四周轻轻地摩擦,我身体难耐的扭动着,刹那间那灼热的鸡巴已经深深的插进了我那充满爱液的阴道了,我感觉他的鸡吧正从翻起小阴唇里进进出出,我紧紧闭着眼,连呼吸也似乎停止。他熟练的性技巧使我感觉每一下撞击都似乎在冲击着自己的心,把自己抛入了九霄云外,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跟随着那节奏跳跃。          我淫荡的呻吟着,他变换着各种姿势,每变换一种,我激动的大叫,好刺激好刺激!!经过三四百下的抽插后,他的抽动速度变快,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不断挺进我的体内,我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我飞速地耸动着臀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身体前仰后合,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忘情的摆动着腰配合着他的抽插,同时把丰满的胸部挺向他的双手,拚命的套弄、摇荡,我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我的手将他紧紧的抱住,我的阴道肌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将他的阴茎紧紧的夹住,这种感觉立即将把送上了快感的高潮,阴茎不受控制的痉挛,随着那难以形容的快感涌上脑部,这时他的精液一股股喷涌而出,深深的射进阴道的最深处。我的子宫一阵阵强烈的收缩,销魂的快感冲激全身,接着我的一股浓热的爱液喷洒在他的龟头上,我又一次高潮了!

  从那以后,周斌就成了我的乾儿子,我帮他办了自己汽修厂后又成了闺女的女婿,但我们却始终保持着暧昧关系一直到现在。

  字节数:36635

    
【完】


       

fyzw88@126.com